链内参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小国家才是加密货币监管的真正先驱

虽然加密货币监管给某些国家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但也给其他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在中本聪创造比特币最开始时,几乎没有人关注它。尤其是在最初的几年里,虽然它因口口相传聚集一些追随者,但它仍然被认为是极客世界里的事情,没有任何国家给予任何资源的投入。

直到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从1美元涨到2万美元,这也让它从非主流的亚文化变成了国际上的头版新闻。致使大量的投资者涌入,有些人发了财,有些人因贪婪而被骗,致使一些国家的政府不得不去面对,并采取一些相应措施。

伦敦和纽约等主要金融中心试图将传统金融服务规则应用于加密领域,这可能对寻求安全的大型机构具有吸引力,但合规性、复杂性和成本使许多创业公司无法成为新兴行业的核心。但毕竟加密货币不像以前的任何东西,它是全新领域,充满潜力。固有的监管会扼杀其创新。

相反,像爱沙尼亚、马耳他、伊朗、白俄罗、直布罗陀和巴林等国家在监管上没有走老路,而是重新调整现有规则,以适应它们从未涉及的全新领域。这些国家不受传统监管的制约,可以自由创造一个专门为新兴加密行业提供便利的环境。

这样受到轻度监管的司法管辖区允许加密货币更容易进入市场。律师们表示,拥有轻规则的国家可以为投资者提供较少的保护,并对洗钱进行更宽松的检查。

事实上,这些国家一方面通过制定自己的规则,以确保未来在加密领域能占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它们作为加密货币监管的真正先驱,正促进大国在监管上加快步伐。

但这些国家定制的监管法规最终能否成为全球加密货币监管政策风向,或是会与未来的任何全球监管发生冲突,仍有待观察。

爱沙尼亚 Republic of Estonia

爱沙尼亚以互联网接入和连接速度在世界各国中排名第一,如今也成为开展加密货币交易和区块链接相关业务的最舒适场所。

爱沙尼亚是欧盟第一个将加密相关活动合法化的司法管辖区,他们目前向两种类型的加密货币公司授予许可执照,一种是运营数字资产交易的平台,另一种是加密货币钱包服务提供商。

许多投资者仍被爱沙尼亚提供的有利条件所吸引,毕竟该国金融监管机构颁发许可的速度很快。据Bitnovosti援引律师事务所Njord旗下律师尼古拉•德姆丘克(Nikolay Demchuk)提供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爱沙尼亚已经发放了大约500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运营许可和400多家加密货币钱包供应商运营执照。

目前负责办法加密货币业务许可的爱沙尼亚监管机构是爱沙尼亚金融情报部(The Estonian Financial Intelligence Unit ),他们有30天时间来审查每份申请,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申请只需一两周时间即可获批。不过,如果加密货币公司在收到许可后六个月内没有启动业务运营,那么该许可将会自动撤销。

作为欧盟的成员国,在爱沙尼亚注册的加密货币公司可以在欧盟范围内合法经营,但是他们必须要满足“KYC(了解你的客户)”政策和反洗钱法规要求,而且还有义务遵守地方和欧洲相关法律。

不仅如此,爱沙尼亚曾一度计划发行国家加密货币“爱沙币(Estcoin)”,但最终在欧盟机构的压力下被迫放弃了这一想法,该国总统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曾在去年九月抨击欧盟称,没有成员国可以在欧元区推出自己的货币。

去年12月3日,爱沙尼亚修改最近通过的一项金融法案,使其包含加密相关条款。《反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预防法》的新版本将包含这些变化。

这项修正案是为了遵守欧盟的“第四项防止洗钱指令”。该法案的修改将以“虚拟货币兑换服务提供商”和“虚拟货币支付服务提供商”取代“替代支付服务提供商”。

白俄罗斯Republic of Belarus

白俄罗斯是少数几个为数字货币制定具体规则书的较小国家之一。加密货币相关的活动已经在白俄罗斯合法化。白俄罗斯想要成为世界信息技术中心,并通过营造对商业友好的环境吸引世界各地企业家进行投资。这个前苏联共和国极度自由的环境和优厚的激励政策吸引了加密货币企业前来投资。

2017年3月,当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于与企业家Viktor Prokopenya会面时,他们的讨论计划持续一个小时,但持续时间长达三倍。Prokopenya说,会议结束时,卢卡申科要求他提出改善该国科技行业的法规。Prokopenya与IT公司和律师合作起草指导方针,以利用新兴的数字产业:加密货币。

如今,规则已经到位。投资者可以在Prokopenya的交易所交易比特币,而其他公司正在推出他们自己的加密货币平台。

去年 3 月,白俄罗斯“数字经济发展”总统令生效,这项总统令合法化了像交易所服务、ICO、挖矿企业、智能合约这样的加密货币活动,为发展白俄罗斯的数字经济创造了条件。这份文件并没有限制数字代币的发行、存储和交易。加密货币行业的个体户和公司实体只需要注册成为白俄罗斯高新技术园(HTP)的居民就可以自由贸易。

卢卡申科签署的总统令为加密货币行业提供了税收优惠和其他激励政策,时间到2023年1月1日为止。以挖矿、发行和交易数字代币获利的公司都无需交税,通过挖矿和交易加密货币获利的个人亦是如此。在未来五年,甚至海外的加密货币公司也不用交税。

新政策包括简化外汇交易的程序,以及高新园企业聘请外籍人士。高新园的雇员和投资者不需要申请就业证,还享有特殊的免签福利,获得白俄罗斯的临时居住证。

除了总统令之外,还有其它一些法律上的改变。今年1月,白俄罗斯采用了一种新标准,旨在针对加密货币调整其会计准则。根据加密货币的获取和预期用途,其在新规中将加密货币定义为“数字代币”。有关当局也说明了加密货币公司和创业者需要共享的信息。国家账目表也做出了相应的改动。

同时,白俄罗斯央行也进行了整改。他们负责监督行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并为内部控制程序制定新的要求。根据政府的新闻稿,新规旨在防止非法收入、恐怖主义融资和大规模杀伤武器扩散合法化。官员称,监管是为了完善反洗钱措施,提高网络安全。

为此,白俄罗斯政府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的数字经济发展委员会。该委员的任务是协调数字化和信息通信行业的发展。总理安德烈•科比亚科夫担任主席。另外,总统卢卡申科谈到了设立数字经济部,表示支持这个想法。该部门最快可能在今年成立。

马耳他Republic of Malta

作为最小的欧盟成员国,马耳他却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其鹰隼之眼早早的就盯上了区块链与加密货币。并被人们盛誉为“区块链之岛”。

马耳他政府官员希望通过让这个地中海岛国成为世界上对加密货币最友好的地区之一,来增加该国的财富。这一举措引起了其他国家监管机构的关注。

2018年4月27日,马耳他议会通过了三项法案,正式将区块链技术的监管框架纳入法律。

《马耳他数字创新管理局法案》要求政府设立“马耳他数字创新管理局”这一新部门,并明确了该部门的职责。该管理局的主要职责之一是“对DLT平台进行认证,以确保可信度,并为希望利用DLT平台的用户提供法律明确性。”

《技术安排与服务法案》则涉及技术服务供应商的注册和技术安排的认证,例如关于系统管理员和审计员的安排。

《虚拟金融资产法案》主要关于ICO“以及对涉及ICO相关活动的某些服务供应商的监管”。该法案还将对适用于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制度进行概述。

这一系列的政策及律法的颁布,使得马耳他成为全球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投资人的理想天堂,也为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入驻创造了先行条件。

马耳他议会数字创新和财政部长西尔维奥•图普里表示:“马耳他将正式出台全球首个区块链管理框架,正式将区块链技术、虚拟货币服务及物联网纳入常规管理,使其合法化。该框架的构建,将为全球虚拟货币投资人提供法制保障及金融、技术服务。”

在金融领域,马耳他拥有620家投资基金公司,在全球健康银行系统中排名第十、欧洲避险基金中排名第一。

马耳他也是高科技产品的出口收入所占比例在欧洲国家中排名第一,其IT技术实力可见一斑。

除此以外,马耳他属于非全球征税国家,在税收方面,其优惠程度吸引众多海外公司纷纷入驻。

马耳他为在其境内合法成立的离岸公司股东提供退税优惠,确保虚拟货币的价值优势得到充分发挥。这一政策减轻了区块链投资公司的压力,使得初创企业更好地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此外,马耳他还将成立一个专门研究区块链技术的部门。新成立的马耳他数字创新局(Malta Digital Innovation Authority),该局负责评估、授权、监测所有在马耳他开展加密货币业务的公司,并有权实施行政处罚、撤销违反法律和没有通过尽职调查的加密货币公司执照。

马耳他区块链大会还是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大会之一,马耳他AI和区块链峰会, 2018 年吸引了超过8, 500 名加密社区爱好者出席,并且宣布支持了首批欧元支持的稳定币。马耳他还拥有自己的马耳他区块链协会,这是该国最具影响力的区块链宣传组织。

目前,OKex、币安、波场、BigONE、火币等多家知名区块链公司已经计划或已经迁往马耳他。

根据马耳他的国家区块链战略,马耳他的目标是到 2027 年,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0%来自当地的区块链产业。虽然这听起来可能高得离谱,但值得注意的是,马耳他12%的国内生产总值来自其在线赌博行业,该行业已经在岛上找到了一个远离欧洲大部分地区严格监管的家园。

巴林The Kingdom of Bahrain

今年2月,巴林中央银行发布了新的加密货币监管规定。这是继去年12月后,中央银行已经发布了监管和授权加密资产服务的提案草案。

据报道,新规则涉及到加密货币业务的许可、治理、风险管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措施、商业行为、避免利益冲突、报告和网络安全等方面。该法规还建立了新的监督和执法标准。

由巴林中央银行许可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现在还必须遵守有关订单匹配、交易前和交易后透明度、市场操纵和市场滥用避免以及利益冲突的指导原则。

并且符合回教教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Rain于2月26日成为首家完成巴林中央银行(CBB)监管沙箱的交易所。

据报道,Rain成立于2016年,是第一个完成沙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于2月26日通过了伊斯兰教法合规认证,该认证由巴林中央银行Shariyah审查局(SRB)授权的伊斯兰教法咨询和审计公司颁发。

在资格审查过程中,SRB审查了Rain的经纪服务,并确定交易所的销售、购买和托管服务符合回教教律原则。Sharia认证目前适用于三种加密货币:比特币(BTC)、以太坊(ETH)和Litecoin(LTC)。

今年初以来巴林央行又批准了四家公司进入监管沙盒,其中三家AT Payments Llc、Zpx Pte Ltd.和Bitcove Bahrain都是加密货币领域服务商。

据悉,巴林央行已批准30家企业加入监管沙盒,半数涉加密货币服务

伊朗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7 月 23 日消息,伊朗已正式承认加密货币挖矿是其境内的一个合法产业。

由于此前伊朗并没有与数字货币相关的法律,伊朗政府目前正在寻求在现有法律框架内监管加密货币挖矿的方法。虽然伊朗经济委员会在上周日已批准在该国建立加密货币挖矿机制,但是目前进一步监管细则还在等待内阁会议的讨论和审批。

然而,长期以来,伊朗的电价一直十分便宜,与此同时,制裁之下,伊朗的工厂纷纷倒闭,电力资源更加过剩。与中国不同的是,伊朗的电厂没有国家电网这样稳定的买家。很多小电厂时刻面临生存危机,迫于无奈,它们常常会报出极为低廉的电价。相对于中国平均0.4元/度的电力成本而言,伊朗的电费,低得“可怕”。也因此,很多矿工会冒险前往伊朗进行比特币淘金。

虽然加密货币挖矿在伊朗似乎获得了初步的绿灯,但目前还不清楚官员们是否会同意人们将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支付手段来使用。

监管层面的不确定性对于去往伊朗挖矿的加密货币矿工和伊朗国家本身来说,都存在一定的风险。而随着伊朗的相关监管政策正在落实之中,加密货币挖矿产业有望找到新的存续和发展空间。

加密货币监管方面,今年1月29日,伊朗中央银行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其加密货币监管方案。该银行表示计划在德黑兰正在进行的电子银行与支付系统大会上讨论加密货币监管法规。同时发表的一份声明表示,在新的监管草案最终确定之前,伊朗中央银行将考虑来自加密货币领域的意见。

今年2月,CCN 报道,伊朗推出了一个由黄金支撑的加密货币 Peyman,这一加密货币由 Parsian Ban、Bank Pasargad、Bank Melli Iran 和 Bank Mellat 四家银行和 Ghoghnoos 公司合作推出,伊朗法拉证券交易所(Fara Bourse)预计也将支持这一新的加密货币。Ghoghnoos 的董事称,Peyman 将被用来标记银行的资产和过剩资产,代币可以起到钱包的作用,将寻求扩展这项技术,以加快银行交易的速度。

伊朗现在就有像委内瑞拉的局面,制裁背景下里亚尔的崩盘将造成通胀的大幅上升,资产贬值也是再多难免,寻求加密货币市场的帮助也是正常的。

直布罗陀Gibraltar

直布罗陀作为英国的海外领土,其法律制度独立于英国。这使得它能够制定自己的政府政策和经济优先事项。直布罗陀吸引了在其管辖范围内的金融公司和在线体育博彩和博彩业务,有公司税收优惠和宽松的监管规定,是欧盟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

直布罗陀立法机构于2017年12月批准了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监管框架,该框架于2018年1月正式生效。同月,直布罗陀州议会通过了一项旨在更新其金融服务条例的法案,这个由十七名成员组成的地方议会以新通过的一项法案使该地区的金融服务立法现代化。它为解决由加密货币提供的挑战和管理该行业公司运营的一整套规则铺平了道路。

该法案被引入了数字分类技术(DLT)监管框架。它奠定了在金融服务和在线赌博仍然被认为是经济的主要支柱的领域内对加密货币部门的新法规的基础。

次年1月,为保护直布罗陀加密货币业务客户和自身声誉而量身定制的机制生效。该法规的目标是区块链技术公司存储和传输价值的公司现在必须获得金融服务委员会(GFSC)的许可。

直布罗陀早在2014年就创建了加密货币委员会,并开始检验加密货币法规的题目。2017年10月份,其承诺在2018年之前完成法规的建立。实际上,该机构在2018年1月3日就发布了九个监管准则。

直布罗陀在加密货币应用方面一直很开放。2017年8月,直布罗陀的第一个比特币ATM机(BTM)被安装在直布罗陀世界贸易中心的接待区。

也是2017年8月,直布罗陀证券交易所旗下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面向公众开放六种加密货币交易。用户可以使用美元进行交易。与此同时,其代币销售平台GBX Grid已经完成了第一笔代币销售。

英属直布罗陀联队最近成为世界上第一家支付球员加密货币薪酬的足球俱乐部。直布罗陀政府正在努力将自己定位为世界顶级加密货币中心之一,因此该加密付款协议可被视为一种噱头。

两年来,直布罗陀于为加密货币这一新兴行业颁布了一系列商业友好型法规,而现在,已有多家知名加密货币公司获得直布罗陀运营许可证。根据直布罗陀贸易部长阿尔伯特•伊索拉(Albert Isola)的说法,政府现在正专注于为该部门创造一个“支持性环境”。

特别声明:区块链行业ICO项目鱼龙混杂,投资风险极高;各种数字货币真假难辨,需用户谨慎投资。《链内参》只负责分享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0 0 分享到: